菜單導航

高原孩子 他們值得被看見

作者:?文學驛站 發布時間:?2020年02月28日 15:00:36

  唐明,中國作協會員,格爾木市作家協會主席。文學作品散見于《文匯報》《延河》《十月少年文學》《兒童文學》等省內外報紙雜志,出版《心無雜念》《小妖一米》《把家安在格爾木》《德吉的種子》等多部小說及兒童文學作品集。獲第八屆青海省文學藝術獎?,F任《格爾木》雜志執行主編。

  □唐明

  2017年,我構思了幾個與這片土地有關的現實題材的兒童小說,并立即動手完成了兩個,四川文藝出版社迅速與我簽約。出版社少兒部主任周軼老師給我打電話,我談起自己的幾個正在創作和正在構思的兒童長篇小說,周軼老師快速反應說要把這幾本書放到一起,做成系列叢書,叢書名稱慢慢再想。書稿都下印刷廠了,叢書名字還沒有想好。一天,我的責編曹凌艷老師靈光一現,說不如叫作“小馬駒”吧?我當即欣然同意。這個名字不僅好聽好記,最重要的這是一個來自高原的意向。像馬兒一樣自由、率真、努力奔跑,這是我個人寫作的意識,也是我們青海兒童文學發展的姿態。

  這個系列叢書2019年4月出版了《帶著我的小馬回草原》和《我的爸爸在云端哨卡》。按照合同,2020年4月將出版《天鵝爸爸》和《戴嘎烏的男孩》,2021年春天再出《尋找達羅》《經幡下》和《抵達太陽湖》。未來的兩三年里,我將一直做一匹奔跑的小馬,馱著高原孩子們的歡笑與純真,奔向更遠的地方,因為他們,值得被更多的人、更遠的山水看見。

  到底寫什么?

  這個問題大概困擾過每一位寫作者。于我的答案就是寫當下,當下這個時代,這個環境,這片土地。腳下的土地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生長著故事,如芃芃草木,蓬勃旺盛,能夠俯下身子的人,都會有所收獲,或拾起一片故事的葉子,或拾起一顆故事的種子。越是了解越是清醒,這片高大陸絕不貧瘠蠻荒,只不過,它以“敏行訥言”的品格立世,以“韜光養晦”的姿態處世,它低調含蓄,深沉穩重,它對我們每個人都恩深義重,在它星辰轉換之間已然深深地雕刻了我們的精神世界,不寫它們,還有更好的選擇嗎?

  王泉根教授說過:“如何理解現實、把握時代、更好地塑造兒童文學的典型人物以加強現實題材兒童文學創作,推動中國從兒童文學大國向兒童文學強國邁進,既是新時代對兒童文學提出的新期待,也是兒童文學實現美學突破的內在要求?!?/p>

  在百年中國兒童文學史上,有太多為中國兒童書寫的作品成為傳世的經典,它們都是扎根中國大地,緊貼兒童現實生活和精神世界,感動和影響著時代的作品。換言之,兒童文學的創作,必須緊貼當下,要溫暖孩子的心靈、鼓勵他們的成長,成為一代人共同的記憶,這才是兒童文學作家的追求。

  虛構題材在兒童文學的寫作中大概更多,童話、寓言、科幻占的比重很大,這幾乎給了世人一種印象,兒童文學指的就是童話類,事實肯定不是這樣。曹文軒老師2016年獲得國際安徒生獎的作品叫作《草房子》,這部作品就是現實題材的經典,曹文軒老師一直致力于此,其實這才是百年中國兒童文學一脈相承的發展主潮。這一傳統經由20世紀20年代初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部原創童話集——葉圣陶的《稻草人》開創,由20世紀三四十年代張天翼的童話《大林和小林》以及陳伯吹、嚴文井、金近等作家的作品承繼推進,從而源遠流長地貫穿于整個現當代中國兒童文學藝術的長河。特別需要提出的是,魯迅先生以其敏銳眼光,1937年就刊文充分肯定《稻草人》的時代意義,他說:“葉紹鈞先生的《稻草人》是給中國的童話開了一條自己創作的路?!?/p>

  今天的兒童文學創作,要想講好中國孩子的故事,給中國孩子講出好的故事,沿著這樣的道路走下去難道不應該是我們的首選嗎?所以,我將繼續立足當下、取材本土,寫我的高原孩子們的故事。

熱門標簽
在深圳科技园卖早餐赚钱吗 足球怎么踢 股票短线操作高手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 最新捕鱼平台 广西十三张棋牌游戏 百家乐导航 街机电玩千炮捕鱼 网上哪家棋牌游戏好 博彩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