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單導航

意大利歌劇表現的美國西部

作者:?文學驛站 發布時間:?2019年12月15日 04:37:13

  8月20日至25日,國家大劇院制作的普契尼歌劇《西部女郎》即將上演。這部劇的時代背景是百余年前的美國西部——淘金潮、漫漫黃沙中的小鎮酒館、強盜和礦工……這些好萊塢西部電影里的常見元素,如何用一部意大利歌劇來表現?

意大利歌劇表現的美國西部

國家大劇院版《西部女郎》舞臺效果圖

  把時針往前撥動一百一十年。當時的歌劇世界和今天迥異,意大利的諸多中小城市還有繁榮的歌劇事業,而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超然地位還未顯現。盡管有偉大的托斯卡尼尼加持,大都會歌劇院還沒有一部真正自己的作品——自己委約、真正“原創”的偉大歌劇。

  我們熟悉的老朋友普契尼,當時還沒有寫出《圖蘭朵》,雖然依靠《托斯卡》《藝術家的生涯》,他已蜚聲世界,是公認的威爾第之后最了不起的意大利歌劇作曲家,卻正陷入一場持久而痛苦的“中年危機”:1903年他遭遇嚴重車禍,《蝴蝶夫人》首演反響也不好;1906年,他的老伙計、《托斯卡》和《藝術家的生涯》的劇本作者Giacosa去世了;1909年他更是卷入一樁丑聞,妻子指控女仆和普契尼有染……藝術創作上,大師也越來越缺乏激情,迫切需要超越自我,用全新的題材、全新的劇本、全新的觀眾和全新的聲譽,將意大利歌劇帶向未來,與瓦格納開啟的德國歌劇洪流相抗衡。

  而大都會歌劇院正需要用全新的作品、偉大的制作、大師的名望和美國的特色,來為自己加冕。《西部女郎》就在這個特殊的時間點誕生了。音樂上,普契尼并沒有墨守成規,托斯卡尼尼盛贊該劇是“了不起的交響詩”即為明證,既不乏膾炙人口的詠嘆調,音樂的整體性、連貫性達到了普契尼歌劇的新高度,音樂的風格也凸顯了德彪西等新世紀新作品的影響,管弦樂配器比中期的幾部作品更為復雜,展現出向晚期《圖蘭朵》過渡的風格特色。

  戲劇上,新的劇本作者帶來了更加復雜的結構,和音樂有機融合,展現了普契尼的巧思。如第一幕開始不久,游吟詩人華萊士站在門外,懷抱吉他唱出一曲《老年人在家鄉》——這是一首男中音的思鄉曲,雖然華萊士只是劇中次要角色,但這首詠嘆調卻意味深長。許多人認為,這首歌中“我再也不能回到家鄉”暗喻了最終的結局。

  作為美國大都會歌劇院第一部委約創作并首演的重要歌劇,《西部女郎》在美國各地取得了成功。普契尼在創作時,刻意花了很大工夫尋找美國本土的民間音樂,用到了游吟詩人華萊士的音樂中。《西部女郎》里同樣不缺乏普契尼式的迷人。歌劇中女主角和男主角甚至和男中音杰克·蘭斯大段優美的二重唱,都是經典的普契尼風格。全劇中最著名的男高音詠嘆調《請讓她相信我自由地去到遠方》,更是普契尼最膾炙人口的男高音詠嘆調之一。這是男主角被處刑前的哀歌,優美的詠嘆調讓人不禁想起《托斯卡》中的《今夜星光燦爛》。他請求大家讓咪妮相信自己獲得自由,去了遠方,也再次用盛開的花朵進行比喻,抒發對咪妮的愛意。而多次重復的一句話“我不會再回來”,也和開頭游吟詩人的詠嘆調及劇終時礦工合唱形成了呼應。(卜之)

意大利歌劇表現的美國西部

[ 責編:張義文 ]

你是否喜歡

熱門標簽
在深圳科技园卖早餐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