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單導航

十年|從聊天室到“IP帝國”,這是網絡文學的黃

作者:?文學驛站 發布時間:?2020年02月28日 13:13:33

編者按:2020年,21世紀20年代的開端?;赝?010—2019年,這21世紀的“10年代”,十年間中國社會各個領域都發生了巨大變化,尤其是經濟和科技(比如房價和手機),而在文化領域,我們在悄無聲息中走進了一個另一個“世代”,你的閱讀內容、觀劇方式,甚至你使用的語言?!笆辍焙芏?,而我們的文化生活已改變。
維多利亞時期婚姻家庭研究、量子物理與相對論、中國古代神話傳說......這是擺在網文作家“愛潛水的烏賊”書柜邊的床頭書。
在不久前舉辦的“閱文原創文學風云盛典”上,他因新作《詭秘之主》登頂月票年榜而被評為年度風云成就作家,這部作品僅在起點中文網上就擁有超過200萬條評論,是迄今為止評論最多的男頻作品。臺上,這位34歲的作家顯得有些拘謹,臺下坐著當紅明星、公司高管和無數慕名而來的觀眾,攝像機所經之處,流光溢彩。

十年|從聊天室到“IP帝國”,這是網絡文學的黃

“愛潛水的烏賊”

十年前,烏賊是一個普通的出版社編輯,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,下班后寫網文到凌晨1點,目的是“需要一些零花錢?!迸c他類似的還有作家血紅,在寫網文之前,他沒有工作,依靠打零工為生。
從普通的學生、白領、藍領工人,到年入千萬的白金作家,小說被改編成電影、游戲、漫畫——這樣的奇跡,在網絡文學的世界發生過無數次。
在過去的十年里,網絡文學行業經歷了突飛猛進的增長:它從曾經的“地下職業”,變為泛文娛產業的基石。曾經的網文“寫手”,如今擁有“作家”的頭銜,能評職稱、入作協。以文學為原點,畫出的生態圈已是文化產業的核心力量之一。
這是網絡文學的黃金十年。十年劇變的背后,隱約閃現不同人物的命運:有渴望顛覆命運的草根作家、有自發為作家打榜、組織“飯圈”的熱情粉絲、有試圖依靠炒作IP分得籌碼的影視企業高管、亦有運籌帷幄、在商業和文學中探索平衡的管理團隊......行業變遷背后,涌動的是時代浪潮。
“這些都是胡鬧,讓他們去寫吧”
血紅回憶,從網文初初興起,到逐漸被大眾認可,走過了10多年的時間。

十年|從聊天室到“IP帝國”,這是網絡文學的黃

“血紅”
2001年,中國的互聯網剛剛興起,有私人電腦的在全國屬于極少數。在海峽的另一邊,《第一次親密接觸》通過BBS剛剛走紅;這一邊,一場網絡文學的風暴開始醞釀。
飽讀玄幻的林庭鋒使用“寶劍鋒”這一網名,創作第一部作品《魔法騎士英雄傳說》,每天在網上連載兩三千字,很快被臺灣的一家出版社相中,第二年就在臺灣出版了實體圖書,并且十分暢銷,“寶劍鋒”也成了最早的網絡文學暢銷書作家。

十年|從聊天室到“IP帝國”,這是網絡文學的黃

同時,他和“黑暗左手”(閱文集團高級副總裁羅立)、“意者”(閱文集團副總裁侯慶辰)等幾個文學愛好者建立了“中國玄幻文學協會”。2002年5月,中國玄幻文學協會改名為“起點中文網”,網站組建了一個聊天室,供書友交流、吐槽。
有一天,一位名叫“江南武士”(閱文集團總裁商學松)的不速之客闖入聊天室,將網站的缺點批駁一通,一直關注著網站發展的“黑暗之心”(閱文聯席CEO吳文輝)也在此時提出自己的建站理念,作為站長,寶劍鋒并未認為他們在搗亂,而是大為觸動,力邀他們參與到起點的建站中來。

十年|從聊天室到“IP帝國”,這是網絡文學的黃

閱文聯席CEO吳文輝 圖片來自網絡

這五個年輕人,組成了起點中文網的初創團隊。網站成立一年后,激增的讀者和不斷出現的高薪作者,吸引了許多商業巨頭的興趣。擺在他們面前的有兩個誘人的選擇:港股上市公司 TOM 集團開出2000萬元人民幣和香港戶口的條件,要求全面接管網站。
同時,年僅31歲的盛大文學CEO陳天橋用200 萬美元的價格,承諾保留起點創始團隊的獨立運營權,幫助網站繼續擴張。
幾乎毫不猶豫地,五人選擇了第二條路。擺在面前的圖景很美好,在與盛大“聯姻”期間,網絡文學創作迎來高峰:《鬼吹燈》《斗破蒼穹》《斗羅大陸》......許多讀者念念不忘的神作,大多創作于這段時間。
“傳統作家上臺,臺下響起幾聲禮貌的掌聲;網絡作家一上臺,臺下歡呼一片,感覺有些丟面子?!痹紊虾>W絡作家協會會長的作家陳村回憶。盡管讀者眾多,收入也水漲船高,但網文作者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無法得到社會承認。
血紅舉例,北京曾有一個作者,稿費收入已經達到百萬級,但仍然不敢告訴父母自己的職業,每天背著雙肩包,乘車到很遠的地方開始寫作,到了下班點再回來,假裝自己已經“下班”了。而另一位作者蝴蝶藍,從大學時開始寫作,每次都刻意與打游戲的同學隔開幾個座位,以免被發現“在寫網文”。
“那時候,普遍對網絡文學的態度是不屑一顧,認為這些都是胡鬧,讓他們去寫吧?!标惔逭f。他對網文作家的第一印象是:從沒見過這么慘的“作家”?!耙坏┎桓?,就有讀者在評論區留言,威脅要給他們寄刀片,他們也不頂嘴,檢討一下自己,就趕快更新?!?br />在許多傳統文學圈的人看來,網絡文學的后續發展完全超出想象。他們一度不愿關注的網絡小說,如今已經逐漸成為年輕人的閱讀主流。根據中國作協發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6月,網絡文學用戶規模超4億,占網民總量50%以上。
2014年7月3日,上海網絡作家協會成立,陳村當選為會長,孫甘露、血紅、骷髏精靈、蔡駿和洛水當選為副會長。這標志著網絡文學正式得到主流認可,網文“寫手”也正式成為了“作家”。
“回顧網絡文學發展短短二十年,網絡文學從最初的野蠻生長階段,正逐漸進入有序發展的狀態。而社會公眾,也開始對網絡文學有了更多的關注,更大的重視,同時提供了越來越好的外部條件?!毖t說,因此網絡作者們必須對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從十萬到千萬
“這是網絡文學的黃金十年?!被仡欉^去,如今已是閱文集團副總裁的“黑暗左手”羅立告訴澎湃新聞記者:“優秀的IP不再像過去那樣零散,而是化身文化產業閉環的一部分。文化產業也不再是一個虛擬的概念,它真正進入到社會的細致末梢,覆蓋到每個國人的生活中去?!?br />2008年,兩個“第一”的新聞振奮了整個網文圈:第一位百萬年薪級別的網文作家誕生,與此同時,網文行業也賣出了第一個影視改編權。之后,網絡文學改編電視劇的腳步飛速加快2011年,《和空姐一起的日子》《泡沫之夏》《美人心計》《宮》《步步驚心》等作品出現,還有引爆熒幕的現象級作品《甄嬛傳》。
羅立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,在2010年前,傳統文學的版權已經達到百萬級的數額,網絡文學僅有幾十萬。如今,網絡文學的版權費用已經達到千萬級——在十年內,翻了近100倍。
“潮水的方向優先于我們?!绷_立說?!澳阋呀浻辛讼敕?,但行業還沒跟上節奏,這個時候只能等待時機?!?006年左右,起點團隊已經有將網文改編成影視版權的想法,但每次和影視公司交涉時,總是遭遇閉門羹?!暗览硭麄兌级?,但就是不買?!?br />直到大環境成熟后,這樣的想法才慢慢松動。2014年,“泛娛樂”的概念被文化部、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重點提及,文學和娛樂開啟融合之路。在此期間,包括《花千骨》、《瑯琊榜》在內的多部IP改編劇集爆紅。其中《花千骨》收視率高達2.12%,網絡平臺播放時,更成為首部播放量突破200億的作品。這迅速撬動改編市場的發展,各大影視公司聞風而至,一個屬于IP的時代到來了。
推薦文章

熱門標簽
在深圳科技园卖早餐赚钱吗 重庆麻将机市场在哪里 网上赚钱app是真 欢乐广东麻将 陕西11选五一定有 黄大仙摇钱树免费资料 博乐填大坑二维码 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 今天股市大盘分析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平台 江西多乐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