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單導航

沒有書本的“開學第一課” 同學們說:“感覺比

作者:?文學驛站 發布時間:?2020年02月28日 08:47:57

  2020年春季,湖北省各校學生迎來了不一樣的開學課,大規模在線教育拉開序幕。

  1月30日,湖北省教育廳根據省委、省政府疫情防控工作部署,號召“推遲開學不停學”,用線上教學代替傳統線下課程。網絡教學走進了湖北各幼兒園、小學、初中、高中乃至各大高校。

  哪怕在視頻傳播技術成熟發展的今天,大規模的線上教學依然迎來了諸多挑戰,如各地教育信息化應用基礎和能力差異化、教學平臺承載量問題、課程時長縮短、學習氛圍不足、學習效率不高、老師“轉型”經驗不足、網絡信號問題等等。

  不過,在特殊時期里,這場大規模網絡教學的“實踐課”依舊正常開展,社會各行業也為學生們的教育盡其所能,保障教學。

  沒有課本的開學

  秦立(化名)是湖北荊州的一名初三生,正值初升高的關鍵半年,遇上了影響全國的疫情,和千千萬萬學子一起開始了網課學習。2月5日,秦立所在學校就已經開課,甚至比原本的正常開學時間還早了11天。

  孩子們沒有正式到學校報道,也就沒有領課本。這是一段沒有課本的線上教學時光,孩子們只能通過手機屏幕看到老師鏡頭下的課本內容,而已經學過的內容只能通過筆記回憶課本內容。

  而對秦立來說,做筆記也是最讓他痛苦的事情。秦立的“直播課表”顯示,語文、數學、英語、化學、物理每天1節課,歷史和道德與法律每兩天輪流各開設1節課。各科任老師每天難得的40分鐘,沒有太多時間用來等待學生記筆記,需要停留的地方最多也只能多停留幾秒。      學生們知道當堂做筆記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所以一堂課下來,看直播的手機總是多了不少截圖,留著課后做筆記。

  “有時候沒有及時截圖,可以把直播進度向前滑。但是一旦老師點擊了新的幻燈片,手機上顯示的內容就會切換到最新的那一張,特別煩?!鼻亓⑾颉渡虒W院》記者抱怨直播上課的缺陷并指出,每節“網課”結束后的休息時間,實際上常常被課堂“遺留問題”填滿。    (秦立的直播課堂截圖)

  秦立還向《商學院》記者透露,其學校在疫情前已經提前要求初三學生購買主科課本在家預習,為下半年的中考沖刺做準備。因此,秦立是有相應的語數外課本的,但其它學校、其它年級的學生就不一定了。而沒有書本的湖北學生們,現在連買課本也很難做到了。

  盡管如此,秦立也表示非常吃力,不僅僅是因為和平時迥異的授課方式,也是因為原本規定早上8點開始、晚上4點40結束的課程,實際上已經“占領”學生的其它時間,遠遠不止規定時間。

  一是課堂筆記往往需要先截圖,再在課后補全,二是不在“直播課程表”內的“早自習”、“晚自習”也已經興盛起來,三是幾乎每科老師總會布置作業以鞏固教學效果,四是敬業的老師還會在直播講課之外,將習題講解錄制成視頻發到自己科目的微信群里面,讓學生觀看。

  這樣,秦立一天下來可能有8、9個小時盯著手機屏幕,在此之外還要為作業奮戰,“感覺比平常正常上課還累”。

  倉促上線的網課

  在疫情下的“停學不停課”面前,原本的學習軟件如湖北省中小學線上教學平臺、空中課堂、人人通、智囊學堂等平臺紛紛大展身手;常用的溝通工具微信、QQ等也基于原本的溝通基礎成為了師生視頻上課的重要平臺;不少學校還選擇采用企業提供的線上學習平臺,如釘釘、騰訊課堂等。

  不過,就直播授課過程而言,其也存在一些小瑕疵,畢竟線上教學全面走進湖北中小學不能說不倉促,對網絡信號、師生學習工具也有著不小的挑戰。

  另外,對老師而言,“變身”直播播主已經是“跨界挑戰”,摸索直播電子工具及直播軟件、以直播形式講課、線上收取并批閱作業、線上與學生溝通交流,還要面臨許多意料之外的難題。

  在秦立“看直播”的日子里,物理老師曾經在一堂課上幾次掉線,留下2000名學生“在線尋人”;每當道德與法律老師直播授課時,視頻噪音特別大;語文老師直播期間卡頓、延遲、閃退現象也很常見。

  據了解,秦立的語文老師春節期間回鄉過年,因為疫情村路被封,困守鄉村。在“停學不停課”的要求下來之后,語文老師只能用自己的手機,在信號不好的農村與孩子們進行不穩定的直播溝通,期間還要防止手機來電話。

  而對于學生來說,線上學習的效率并不高。秦立指出,不僅有的課程沒有課本,而且連試卷也是“空中試卷”,學生只能看著手機里的試卷題目,將答案寫在本子上,再拍照發群里“交作業”,其它作業也是如此,學習體驗實在說不上好。

  同為初三畢業班的湖北孝感學生小穎也認為網絡教學的效率不高。據了解,小穎學校沒有采用直播形式授課,而是通過微信群,將錄制完的課程視頻發到群里供學生觀看學習。為了監督學生,老師還會直接在群里點名進行抽查?!叭绻怀椴楸痴n文,學生要自己錄一段閉著眼睛背誦的視頻發到群里?!毙》f說道。

  共同努力的“實踐課”

  線上教學的挑戰和困難都是擺在眼前的,而推進線上教學的理由只有一個——總比停學好。

  秦立媽媽認為,線上教學的效果不可避免地要比線下教學要差一些,接受新教學方式本就需要適應;對于剛剛過完春節的學生來說,好的作息時間和學習氛圍也需要時間營造;在“全民在家”的抗疫行動中,其他家人的娛樂活動也難免會影響孩子學習。

  “這些情況很容易引發浮躁心理,很讓人擔心。不過線上學習不僅僅是不得已的選擇,也是疫情期間最合適的選擇,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?!鼻亓寢寣Α渡虒W院》記者表示。

  更何況,在這場大規模的線上教學“實踐課”當中,不管是教育部門、老師、學生還是學生父母,都投入了很多的時間、精力。

  據了解,秦立的每個科目都有一個微信群,每個科目都設有好幾個“小課代表”,1個人管10個人,用于快速收發作業。此外,秦立的學校還專門成立了技術群,以解決直播教學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,比如賬號無法登陸、密碼重置等。

  “學生交上去的作業都是一張張照片,看著密密麻麻的,想到老師收了作業之后還專門針對大家的錯題錄講解視頻法到群里,真不知道老師怎么有耐心做到這一步的,老師真的很辛苦?!鼻亓寢尡硎?。

  為了配合線上教學,學生家長也不由得神經緊繃,敦促和監督學生聽課、梳理每天老師們布置的作業、協助拍作業視頻等等。秦立媽媽和其它學生家長私底下會互相吐苦水,嘆息疫情對孩子學習的影響。其中一位家長已經在家上演“全武行”了,她的兩個孩子都要在家上網課,對于孩子在家的學習狀況只能用焦頭爛額來形容。

  無論如何,面對疫情,各行業都在積極利用技術手段去應對。在這種極端環境下,K12在線教育模式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“社會實踐”。

  湖北省教育廳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門整合調集教育資源,通過網絡、電視、移動終端等方式開展網上教學、自主學習和在線輔導答疑等工作;各校的在線直播課堂、網絡點播教學、電視視頻學習、集中輔導答疑等等教學模式紛紛“上線”;老師摸索新的授課方式,將課程送到學生面前;各幼兒園中小學學生在家長的監督下在家學習,適應新學習方式……

  盡管視頻傳播課程是“趕鴨子上架”,其沉浸效果、互動性等方面依舊比不上線下環境的“言傳身教”,但這場從技術上實現大規模協同學習的“實踐課”,依然在疫情期間發揮了其最大的教學價值,并將為在線教育的未來發展留下彌足珍貴的經驗教訓。

  (文章來源:商學院)

  (責任編輯:DF526)

推薦文章

熱門標簽
在深圳科技园卖早餐赚钱吗 青海11选5走势图 游戏大众麻将 中华网赚论坛 最新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欢乐棋牌平台 欧冠四强 四川麻将连连看2 下载炒股软件 科乐长春麻将5毛钱群 如何网上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