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單導航

文學·樹·石頭

作者:?文學驛站 發布時間:?2019年12月14日 22:40:37

  我的右手在小時候爬樹時被樹皮扎破過,有個小疤。我的背部,在少年時代被石頭撞擊過,留下了大疤痕。

  石頭是沒有感情的。因為石頭沒有感覺,北方的石頭面對夏日的雨和冬日的雪,它的表情是一樣的。那北方的樹呢?跟石頭一樣,經歷著寒冷的刀割和雨水的浸濕,卻在生長。但是,石頭也不死啊。所以,我把北方的樹比喻成石頭。

  我一直在想,中國的兒童文學作家,會把兒童文學的生命跟樹和石頭聯系在一起嗎?有的作家這么想了,因為,他們的作品被流傳下來,并被后人銘記。我又在想,人們要記住的是什么?是什么東西讓人們記住了?人們記憶的底盤會磨損嗎?磨損后的記憶還會留下什么?

  留下來的作品,要有石頭一樣不死的品質,和北方的樹一樣頑強的生命力。

  這是力度寫作。在今天的兒童文學寫作中,我們需要這樣的樹和石頭嗎?因為我們尊重的是品質和生命力,所以,我們需要。

  文學和人一樣,都要想法設法活下去。我珍愛自己的寫作就像珍愛自己的生命。希望自己的兒童文學作品能多活一些日子,就跟祈禱自己的身體健康一樣。

  懂得了這一點之后,我知道優秀的文學作品,都要跟人類和生命有關。我力爭讓自己的兒童文學作品,面對著天天看見的無法回避的人生。

  孩子要面對病態的社會嗎?孩子的靈魂脆弱的程度該怎樣估算?悲劇和隱痛跟幸福和愉快如何分配?文學的甜和生命的苦該怎樣呈現?孩子的文學該貼近人性還是疏離和有意地回避?我們該在無病呻吟的文字餐盤里,加入什么樣的營養?在眺望兒童文學未來的路上,我們必須去想。

  我不能為了某些跟商業有關的口號,輕易改變自己的文學初衷和換血。一個作家快死亡了才要換血。中國的兒童文學在通往經典的路上,已經被功利消耗掉太多的優良品質了。我跟很多有良知的兒童文學作家一樣,都在告誡自己,我不能!

  從1983年發表第一篇兒童文學到今天,我有了100篇專為孩子寫作的短篇小說,它們匯成了8本小書,像是在檢驗我的文學良知。

  我想到了北方的樹和石頭。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就是北方的樹和石頭,因為,它們活著,也因為它們渴望一直活下去。

  我的兒童文學作品,是北方寂寞的樹和堅硬的石頭嗎?

  如果是,我慶幸。

  我手上的疤和背上的疤,都留下來了,時間都無法將它抹去。它是樹的鋒利和石頭的力度造就的。毫無疑問,我會帶著疤,走到生命的盡頭。每一個人,他的右手和背部,也許沒有任何印記,仍像嬰兒一樣光滑如初,但他會承載著心靈上的無數傷痕遠去。

你是否喜歡
熱點文章
2019年07月11日 16:33:11
2019年07月11日 16:33:24
2019年07月17日 11:33:39
2019年07月29日 20:03:31
2019年07月30日 15:21:50
2019年08月10日 09:43:12

熱門標簽
在深圳科技园卖早餐赚钱吗 欧洲超级杯 河南体彩481今天开奖号码 2015一2016西甲赛程表 博雅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换三张 捕鱼来了怎么刷到1亿 四川熊猫麻将如何开 nba直播免费 能回收金币的棋牌游? 新疆体彩11选5历史开奖号 南粤36选7规定